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可人可乐的博客

生活中同行,在悠久的历史长河中有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峪耳崖记忆  

2015-01-06 03:28:32|  分类: 生活历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为了送一起评****的德高望重的马老师,我再一次去了峪耳崖。我跟峪耳崖有着不解的缘分,所以,当到峪耳崖后庄小学时,就想看看老爷庙山根那一条老路,看看曾经风景秀丽的长河。我们沿着有老爷庙长河沿儿那一条老路,走到小庙沟这边那两颗老栗树下,就掉转车头,回来了。看见了长河还有几块冰凌,已经断流的长河还在苟延残喘。此时,小庙沟这边阳光灿烂,峪耳崖可早就沉没在巨大的山影子里了。

    我说,我对峪耳崖记忆深刻,老婆说愿意写就按着自己的记忆磨叨磨叨呗。这不,那两棵老栗子树,记忆中每年的6月1日左右,栗子树开花特别香,醉人!栗树花儿落下,一地的纷乱,也带着那种甜滋滋的气味。现在老栗树可是虬枝向天,奋力抗击着冬日的风雪严寒。

     小的时候,二姐在峪耳崖高中上学,家里很穷,可二姐上学总要拿一些好吃的,真是羡慕她。那时老师家访,看见了据说是河北省高官林铁的儿子,特带劲。林老师来过我家家访,啊呀,他脱俗、精神,神人一般,我们都不如也!

   峪耳崖前庄还有个四姑姥姥,我去过她家几次,也在她家吃过饭,这一家如何了?一来二去的疏远了,挂着亲情的的实在亲戚,也逐渐渐行渐远,淡出了自己的生活。还有瓦房沟四表姨,嫁在了后庄,现在如何了,也没了联系方式,她也是我人生里的贵人。

    回到工作六年半的峪耳崖高中吧。1982年,我们分配到峪耳崖高中教书。高中已经走了下坡路,我们没能遏制住生源减少,考学升学率很低的状况,3年后就只有初中了。峪耳崖初中曾经一度辉煌。1987年,全县中考成绩特别的灿烂夺目。 据说市里第一名就是我们班的XUBAOYOU.他成绩好,报志愿就选择了最热门的河北外贸,谁知后来外贸落套了,目前据说在承德高就。全县前十名,我们班有6个,也是不得了的了。这些人很多都有联系,有天津的MADONGSHENG,FULIMIN.贵州的MENGXIANYU.这个班如今在宽城县城的,一定一桌子坐不下的呢。都小有成就,一些人也时常联系小聚,今天先不叙谈。

   峪耳崖有金矿,也曾一度辉煌。1982年前后,政策开放了自己可以开矿。峪耳崖人有钱了,一些人特别的横。我们学校就有两个老师挨打。幸好,还打对人了,被打的一个是当时县公安局局长的准儿媳TANG,一个是县公安局一个科长的儿子LIU。豪横的人也都服软了,老师们尚觉得扬眉吐气。好的是许多老师利用亲戚学生等资源打小股,要金沙。真有发笔小财的人呢。我小,没那个意识,真的可怜见,一点儿光没借到。当时二皮拉脸的乞求人家,很没面子要沙子,卖钱发财了送礼当了官的,如今大有面子;而矜持不去的始终没有钱,也不会沟通社会的,变得一点面子也没有了。

    记忆中的那些老师们都在那里?

  我们去峪耳崖高中当时的校长裴殿*已经作古,教导主任马*也去世了。时光荏苒,一晃就是30多年。那就记忆一下当时的同事,现如今我知道那些人吧!

  黄*校长退休了,两口子在宽城; 副校长王志*退休了,在唐山看孩子;袁瑞*退休了,天天的打太极,组织的风生水起的,还符合他的性格;张品*官最大,还在苦心经营着他的王国;北京的张老师、杨老师回了丰台,不知现状如何;出口不当老师的二李**当了局长,贾**副局长;刘**在四中工会;刘文*在四中;孟**在职教;李*在滦平;田**在孟子岭;张铁*退休,去了铁矿;许贺*退休了去了双龙铁矿,两口子承德居住;张永*也去北京看孙子;潘景*龙须门内退了;马汝*两口子退休在宽城;孟昭*退休在宽城;李**教育局;孙**校长;赵景*老师;郭树*老师;李树*退休在宽城;周宪*去的承德;张海*还在这里;那个王*东去了老家平泉,台头山学校的第一领导?当然还有许多。

    女的呢?当时的女老师也不少。现在有在继续当老师的张秀*、万晓*、任丽*、杨树*,张秀*退休;承德的张老师;承德的韩老师;一个关老师去了峪耳崖金矿;一个唐老师,去了承德,据说是交警?张桂*老师、孙*琴老师都已经退休。如此等等。

    那些做饭的师傅们也基本上退休了,各奔东西。杜师傅、石师傅、张师傅、胡师傅等等。

    就在当时,我们那些人有一分能耐,都要使出十分的力量去县城发展。后来人更是如此。峪耳崖中学也就成了跳板。人才留不住,发展一定就成为问题。国家是不是也是这个意思?都趋之若鹜的流向发达国家和地区,本国的发展就会受到制约吧。

    峪耳崖中学后来再建高中,可是越来越萎缩,也没能成气候,终于关门歇业了。进那个院子里哪有一点儿旧的痕迹了?青山遮不住,毕竟东流去。那些苦心经营出的图书、实验仪器也就全部去了县城。

   中学里有风和日丽,用阳光明媚;也有风雨交加,暗流涌动。人们有争斗、有合作。这不,回想往事是不是都是过眼云烟?总体来说还没有日月无光、天昏地暗的。人就是这样,开发好的就好的,开发恶的就是恶毒的,不知对不对?

  人事有代谢,往来成古今。曾经辉煌的峪耳崖高中已经没了踪迹。那些曾经创造辉煌的人,仍在为了美好的生活而努力奋斗着。

    我的青春就是在那里度过,咱不能说,往事不堪回首。毕竟也曾有过美好的愿望与憧憬,也有过美好的单身生活。上述的同事创造见证了那时的希望与成就。事到如今,很多人都有联系,是那时的缘分使然。目前要问,问君能有几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