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可人可乐的博客

生活中同行,在悠久的历史长河中有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听我徐徐道来  

2014-10-13 21:10:03|  分类: 生活历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今天真的是阳光明媚,秋高气爽。多日的雾霾一扫而光,看山上已经层林尽染,看橡胶坝里的水也是波里生寒。这样的好时节总得说点什么吧,那今天能记录点儿什么呢?那就记录一下今天的活动.诸君,听我徐徐道来。

     多日没有遛弯了,早起,跟老婆一道,揽二桥于东南兮,乐朝夕之与共。顺着彩虹桥、世纪桥走路,看到银杏树黄的透彻,令人震撼。早晨天气寒冷,人不是很多。政府前边广场跟前的小早市很有人气。我们也到那买了一把家芹菜,然后沿着滨河路慢走回家转。

   大女儿已经上班走了。上班的节奏终于也是和我们合拍了,周末休息。我俩也议论起大孩子的事情。岁数也不小了,大学毕业,有正式工作。自己的终身大事自己做主吧?可是她埋怨我们,说是教导得太传统了,我还真的承认这一点。作为父母,都愿意孩子有个好的归宿,过好日子。但是目前好日子的标准又是什么呢?我自己也叙述不清楚。

    洗洗头发,干净一下,去迎接新的一天工作。到办公室,领导就带着一位小学生和一个家长找我,说是安排一下。结果很不错,小学生的父亲居然是数学老师、历史老师、语文老师的老师,而英语老师是历史老师的学生。都有连带多好。看那个孩子也不错。呵呵。安排完毕,OK!

    第一节参加了化学老师的集体备课。我爱听课,主要是学习。参加集体备课,王老师讲得很好,是分子、分子性质。我好像听了好多次了,基本思路也清晰。他们很团结,开诚布公、实事求是。不隐瞒自己的认识和看法,所以,大家都有提升的空间,课上得很精彩,成绩也有口皆碑。还说了理科各自为政的缺点,就是数学、物理、化学解题格式和要求并不一样,导致学生无所适从。我还解答了物理中的气体压强与体积、温度的问题。

     宽城四中一位物理老师很有研究精神。我们经常研究一些物理问题。这次他做了一个实验,得出的结论跟原理有点差异,我们正在研究这个问题。可惜,就是没能有好的结论呢。

     参加每周一都例行的升国旗、奏国歌仪式。综治办领导还主持了对学生的安全要求。我也有感觉,就是初中生不知深浅,不知道人很脆弱。学校一而再、再而三的要求,也还有学生拿刀子,很危险的。有的孩子骑车太快,摩托车发出的都不是好声音,一旦出事,就不是小事。一中放假,就有一个学生不幸骑车肇事而亡,惜哉!痛哉!哀哉!

   第三节听生物老师课,巧好就是实验课。我没有发言,就去观察,学生一到实验室很是兴奋,热热闹闹的,很难平静下来。好在还行,他们学习显微镜的使用,每两个人一个显微镜。应该都能学会。两个生物实验员也都参与进来,帮助老师辅导学生。效果还好。

   第四节学点东西,跟小于说一下培训通知,他也没来通知呢,我也没见到。11点30分,回家。老婆说是回家吃饭。到家里,吃几个栗子,据说可以治疗寒腿什么的呢。做点饭,是煎饼,炒早上买来的芹菜,也沾一滴点儿散白酒。喝点儿小酒,可以很快的入睡。

    下午还是上班。领导布置周四省里素质教育检查。我们迎接的检查太多了。需要准备的东西也不少,有点仓促吧。但是,总得准备呀。后来,花大姐就在办公室等领导请假,还八卦了一些问题,对每一个事件,每人看法不同才对。她说过去她的一个同事就可能出家了,我说出家也不容易呀,修道还得带个小童子呢!在办公室同步为几位小老师订教案的复印件,他们要评中一。用大订书机,有的一次还订不透,小小帮忙,该出手帮忙就帮呗。

    比较坚持好的是学校政策允许的锻炼。老师们有玩篮球的、有玩儿乒乓球的,我们几个爱散步。散步时爱讨论和八卦。那个王老师很少参与到我们这里来,说着就说起了蒙古事情,还有文化大革命。

    王老师的爷爷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在日本留学,第一批回来时,被机枪给枪毙了,死时才31岁。那时本来他父亲成分不好,是说不上媳妇的。可是他姥姥说得好,王家是个大户,孩子都有头脑。世道是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于是做主把女儿嫁给了王老师父亲。

     他三爷也险些被枪毙。他说他三爷会功夫,人们也想枪毙他。他三爷在抗日期间,给日本人当翻译,日本人枪毙中国人时,他都是骗过日本人,把人带到远处,衣服上蹭一些血迹,然后把人给放了,回来交差的。用这种方法,救下了很多的同胞。此事为真,后来有很多人还为他作证。他还救过王震,王震承认他手里的字迹是自己写的。从此,幸运的留住了性命。一位他们的同乡,在文化大革命期间,批斗王老师的奶奶,特残忍。王老师爷爷辈哥们很多,警告那个人不要太过分了,再过分就整死他。因为批斗时挂着一个水筲,前边还生着火烤着,人都受不了。那人没有听警告,觉得自己是革命闯将,还怕人家恐吓?于是依然如故的遭禁人。王老师的爷爷同辈哥们们就在一个夜晚,把那个人装在麻袋里,砍下脑袋,扔进了水库。我说,人家没找这个人呀?王老师说,这茬子人都已经没了!那家人也都死绝了以后,参与的人觉得都没事了,才有人透露出来。目前参与的也人都没了,就剩下了一个故事了。真是做贼三年,不打自招。这么血腥的事情,也都成了历史。

   我们也陆续的回到了办公室。关好电脑,下班。回家,看了看中央电视台的《开讲了》。选择了林清玄、吴建民的场景。能人站得高,看得远。对人有启迪。

   又去操场那个遛弯。冷,回家,记录,只是为了记忆。小小老师,忙了一天。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